【对话三度】 教学质量监控处处长助理巩丽荣:在寻求终结的需求与探索的愿望之间保持有益的张力

2019/4/23 8:49:32


编者按:


教学改革是高等教育领域的永恒命题,学校始终创造性地进行着这场生动实践,深度、持续、系统的进行教学改革。从课程地图构建到课程大纲国际化,从重点专业建设到专硕点的积极推进,从五种品质塑造到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构建以及办学纲要的制定实施,学校“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业体系已逐步建立。


本学年,学校加快推进课程“三度”建设,坚持早新为先,争取让学生在有限的学业周期内学得更充分饱和,激发学业自信,突显“学生竞争力”。在学校建设方案的指导下,首批试点学院不断明晰建设要求,积极参与和完善建设环节,教师主动对标标准,积极组织课堂教学,努力让学生真正成为“三度”建设的受益者。本网选取部分参与“三度”建设的师生,谈谈他们理解和参与的课程“三度”。


教学质量监控处是监督学校教学管理与服务工作的职能部门,下面是教学质量监控处处长助理巩丽荣参与“三度”建设的一些个人思考和体会。


微信图片1.jpg


课程是人才知识、能力、素养获得的有效载体和实践路径,是影响人才培养质量的关键要素。在课程建设已成为“国家高等教育当务之急”、“全国高校迷恋”的大背景下,课程“三度”建设作为实现学校内部教学质量提升的有效落脚点,担当着提升人才培养质量、发展高品质学生学业的光荣使命。


“三度”、“金课”、“水课”、“取消清考”轰然迎向我们的时候,我们更要前瞻未来,快速反应,要思考从校内第三方监控视角如何参加建设工作。如陆丹校长所说,在开展工作时“要了解宏观,着力细节,抓细、抓小、抓到点上”。这也让监控工作获得了一种嫁接方法——和摄像师一样换角度看:在课程三度建设过程中,我们要用广角镜头拍摄全景,看内外部环境,看国家、社会的实际期盼、要求与情况;再拉近镜头聚焦中观,看学校内部需求、专业、体系;还要微观看课程政策、建设方法等。要关注相关,要注重逻辑,要前、后(准备、实施),要远、近(历史沿革、现行制度)审视我们的建设情况。

 

建立有宽度、有跨度、有空间的课程质量监控工作体系

 

当我们用广角与长焦的方式放眼于国家层面时,我们要回应好“培养社会主义建设和接班人必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新要求,回应好“恢复教育教学基础性地位、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能力”的要义,这要具体聚焦于人才培养方案,要在培养方案中回答好“人才培养用什么方略”的问题、“怎样评价人才培养质量”的问题。


课程“三度”建设是学校内涵发展的必然,其本身又蕴含了很多新的理念,因此,对其质量保障与管控既要贴合人才培养质量的宏观要求,也要体现专项建设的工作特点。而建立全系统落实,有宽度、有跨度、有空间的监控工作体系是课程“三度”建设工作目标有效实现的必要。在实践中,我们正逐步建立起遵循“学生竞争力”战略导向与“以学生为中心”理念原则,适合各学院、各专业(即有宽度—课程、科研、文化、管理、服务、组织的横向解释力,又具有跨度各管理层级的纵向解释力)的监控工作体系。


如何通过聚焦教学阶段性检查(期初、期中、期末)、考试巡查、试卷抽检、毕业论文抽审等常态的、周期性教学质量管理工作,反映和观测课程“三度”建设情况是我们正在探索的微观,我们力求每个单项工作的评价、评估指标都要呈现 “三度”建设要求。本学期期初巡查我们重点关注了教师与学生对课程“三度”的态度内化情况;在试卷抽检工作中启用数据评估模型对14个学院1104份试卷进行数据分析和综合评价;对部分专硕点建设学院的41篇论文进行了评估,所有监控细节全部指向课程建设本体的“饱和度、深度”和学业“紧张度”。期间,我们看到了课程外延载体的规范,看到了学生对知识驾驭的游刃有余与灵活,体会到了教师的“良苦”和“功夫”。但同时,我们也更深刻地感受到部分学生对经典与学术文献阅读的匮乏,感受到了教师在“精心与痛苦”中“放水”,目睹了一些师生学术研究工作的浅显和粗糙。过程里我们在喜忧间纠结,也更增添了对课程“三度”建设的认同。


微信图片1.jpg


在寻求终结的需求与探索的愿望之间保持有益的张力

 

课堂教学是课程“三度”实现的关键媒介,这种媒介或环境(师生+有形与无形的教学资源+教学活动)要在寻求终结的需求与探索的愿望之间保持有益的张力。因此,我们关注的一是师生在交流(对话)中是否创造出了本门课程更为复杂的学科知识内容秩序与结构,彰显课程“再设计”,体现 “饱和度与深度”;二是教师的作用不仅应是探究性的更应是转变性的,彰显“生为本”,促进学业紧张度的实现,激发学生的意识自觉,激活内因;三是课程能否超越知识载体客观成为探究过程本身,彰显“见成效”,标志人才培养质量的飞跃,学生创新能力的实现。我们期望着课程不再被视为固定的、先验的“跑道”,而成为达成学生客观的、真实的本体转变和升华的过程。


从管理角度看,无论我们对焦于哪一个具体教学环节或措施,一方面,过程性指标都是令大家感兴趣的,这缘于在积极政策的影响下它的可塑性可以改变教育教学质量和水平。因此,我们积极通过针对性指导将这些过程性指标(建设思想、理念、评价指标)传到、渗透给师生,实现教学质量的自主改进和提升。 “三”建设中为教师明晰了很多可视、可感、可操作的方法(指标),同时也为我们明确了刚性观测点。这其中,我们建议教师要用比较视野和方法来审视课程大纲,反思自身是否对课程进行了再设计;引导教师要理解“一本教材罗列课程内容”的片面和狭隘,帮助教师看到只代表编写教师或专家组单方面思考、一个构架脉络的 “一本教材”的不饱满和不立体;重视考察教师对学生阅读的带入和培养。另一方面,标准(制度、要求)是“规范”的基准和标尺,这些用于评价的“规矩”常常让部分老师觉得在课堂上不能“挥斥方遒”,感觉“浪费时间”,认为“管理”对于有效教学的实现是冲突的。如何解决教师对“课堂纪律组织”、“学生到课率”、“学生听课率”、“增大作业、习题量”等基础性教学管理的不对称认识,是课程“三度”建设中要有效疏解的另一些细节问题。实际上,课堂教学是一份简单且无穷变的“料理”,当面对教师对教育多元理解的时候,我们在引导老师懂得“我们”是提升学生精神境界、扩大视野、鞭笞慵懒、激活学习意愿的“导师”,是帮助学生脱离平庸的贫乏,能够带他们去发现未知圣地的“向导”时——诚如“父亲”“母亲”会主动履行父母的使命一样,我们的老师就会智慧的解决“一切”,这也是“三度”建设的魅力所在,它为教师在教学中发挥聪明才智留足了弹性空间。


微信图片2.jpg


以衍生和传承做好人才培养的开拓创新

 

课程“三度”既是对传统优秀教育思想的继承和实践智慧的积累,又是人才培养的开拓创新。这让我们面对两方面事情:一是如何衍生。课程“三度”在语境下它是抽象的,因此,需要我们挖掘并以榜样的力量呈现优秀的、有效的课堂教学是怎样的,以优秀吸引优秀,以优秀培养优秀,形成诱导效应和共轭效应。二是如何传承。建设工作的每一刻都是下一刻的“传统”,我们不能只是陈列,要把“以往”留下的好的教育教学方式方法带到“未来”,让新的成员不断继承并发展,这需要“优秀的榜样”来担当这个连续纽带。为此,在课程“三度”的工作中,我们将在各类评价工作的基础上,重点关注对优秀教学人才的挖掘,也相信我们三亚学院的每一位教师在不远的未来、在自己的勤奋努力下都会成为优秀的“榜样”,成为一个闪亮的课程“三度”建设“坐标”!



特别感谢:教学质量监控处处长助理巩丽荣接受采访


 

相关链接:

【对话三度】管理学院院长王丹:“三度”建设带我们回归

【对话三度】人文与传播学院院长刘伟:“三度”让学生成就达成

【对话三度】法学与社会学学院院长宋焱:“三度”要从“把书包背起来”开始

    【对话三度】信息与智能工程学院院长刘开南:“三度”建设化度为力

【对话三度】艺术设计学院院长吴晓淇:“三度”不单是课程建设,还是学科体系建设

【对话三度】教务处处长:课程“三度”建设全方位撬动人才培养模式改革




(编辑:徐滢)